来福:精益管理,持续创业,财务自由❤

靠直播,周鸿祎即将收获第四个IPO

2022-12-01 17:10

在2022年前5个月里,就有超过360万名用户付费。


文 | 鲁智高

来源 | 东四十条资本


印象中我上一次下载花椒直播,还是因为几年前火爆的直播答题,“百万赢家”确实挺火的,不过热度一过也就卸载了,这次花房集团第三次冲击港交所,令我惊讶的是,不仅集团营收超过60%来自花椒直播,还拥有中国娱乐直播平台最多的月活用户,达到5900万名。


我的想象力和认知有限,实在无法描摹花椒的目标用户和画像,看了招股书才发觉自己和朋友圈都“老”了:Z时代占花房集团月活和付费用户的约60%。而且与映宇宙(前映客)这类我认知中的“史前视频APP”一样,过得都很滋润,大几十亿营收不说,净利润也都有几个亿。要不说姜是老的辣,周鸿祎当年拼了命也要搞的直播,如今是里子面子都有了。(投中BBKing)


周鸿祎又迎来了好消息。


2022年11月29日,360数科成功在港交所挂牌上市。而在5天前,花房集团则在第三次递表后通过了港交所聆讯。这也意味着,继360、360数科、鲁大师之后,周鸿祎即将收获第四个IPO。


凭借花椒、奶糖、六间房、HOLLA等产品,花房集团收获了超4亿的海内外用户。通过与主播、主播经纪公司按比例对用户打赏的虚拟礼物分成,该公司在2021年的营收便接近46亿元,净利润则为3.25亿元。


不过随着竞争的加剧,以及监管的加强,花房集团也显现出增长乏力的迹象。在新的环境下,该公司要想进一步奠定在直播界的江湖地位,还有一段不短且充满挑战的路要走。



累计注册用户超4亿



通过花椒、奶糖、六间房、HOLLA、 Omega、Camsea、Monkey等产品,花房集团向海内外用户提供音视频直播娱乐及社交网络服务。


在实际运营中,花房集团与主播经纪公司合作,同时建立主播培养制度,让主播在旗下平台直播及表演。用户在使用产品的过程中,可以将虚拟物品打赏给直播主播,双方也能通过即时聊天来互动。


根据艾瑞咨询的报告,按2021年移动端及PC端的应用程序、网站、微信小程序的月活跃用户及月付费用户、移动端及PC端的月使用时间计算,花房集团在中国在线娱乐直播平台中排名前二;按2021年来自移动端及PC端的应用程序、网站、微信小程序的收益计算,该公司在中国所有在线娱乐直播平台中排名第三。


按照招股书的数据,截至2022年5月末,该公司累计注册用户为4.15亿名,主播总数则为1102.7万名,主播经纪公司共达到了1155.9万家。在这5个月里,月均活跃的用户为5857.1万名,月均活跃的主播则达到了21.5万名,有超过360万名用户付费,不过只有26.2万名主播收到了打赏的礼物。


花房集团通过与主播及其相关主播经纪公司约定,会与对方对主播收到的虚拟物品按比例分成。对于花椒、六间房和奶糖,该公司近年的抽成比例通常在20%-30%,毛利率则保持在26%左右。


在2019年至2022年5月的报告期内,花房集团的营收分别为28.31亿元、36.84亿元、45.99亿元、20.87亿元,净利润则分别达到了1.91亿元、-15.25亿元、3.25亿元、1.78亿元。其中,音视频直播业务贡献的收益占据大头,在整体营收中的占比均超过了96%。


对于2020年净利润出现大幅下滑,花房集团的解释是,花椒与六间房的合并产生了17.78亿元的商誉减值亏损。


这也与当时的直播行业市场竞争加剧及新冠疫情有关。随着抖音、快手等互联网公司在2020年陆续进入娱乐直播行业,六间房为了保持竞争力选择加大投入来吸引主播和用户。再加上新冠疫情的防控让主播无法使用直播工作室,在不佳的直播效果中,用户的打赏欲望有所降低。



周鸿祎的第四家上市公司



如今的花房集团,源于2019年花椒与六间房的一次合并。


当时,直播界的“元老”六间房已经存在了13年,并于2015年被宋城演艺收购。也是在2015年,360推出了花椒,并陆续开展了直播答题、花椒之夜等活动。在周鸿祎的频频站台,以及张继科等明星的力捧下,即便是身处“千播大战”,花椒的发展势头也相当凶猛。


2016年,360私有化完成,参与其中的红杉中国、平安保险、中金公司等投资者也间接成为了花椒的股东。同年10月,北京文化中心、芒果文创等投资者共拿出1.55亿元入股花椒,其投后估值达到12.3亿元。6个月后,金华察端、深圳市前海君信等投资者注资3.6亿元,让花椒的投后估值达到32.1亿元。


不过随着竞争的加剧,以及直播平台红利减少,在虎牙、斗鱼接连踏上IPO的关口,花椒和六间房选择了牵手,最终合并为花房集团。


此后,花房集团为了丰富产品和拓展业务,在2020年实施了2项投资,将猴啦科技和HOLLA集团收入囊中。


具体来讲,猴啦科技是一家从事虚拟偶像及虚拟直播业务的公司,花房集团花了3150万元拿到该公司82%的股份,不过由于发展没有达到预期等原因,最终这块业务于2020年12月被暂停,而花房集团也因此产生了6550万元的商誉减值亏损。


用1660万元收购的HOLLA集团,则运营着HOLLA、Monkey等多种专注于社交探索的产品,为北美、欧洲、远东、中东、北非等地区的用户提供着服务。在2021年至2022年5月,该公司为花房集团共创造了1.85亿元的收入,但在其整体营收中占比还不到4%。


目前,周鸿祎和宋城演艺均为花房集团的控股股东。其中,前者持有该公司约38.21%的股权,为第一大股东,后者则拥有该公司约37.06%的股权,为第二大股东。


在通过聆讯后,花房集团即将登陆港交所。这也意味着,除了360、360数科和鲁大师,周鸿祎也将收获第四家上市公司。



混战千亿市场



作为曾经的直播界明星,花房集团如今的发展势头却不像以往那么耀眼。


虽然按照艾瑞咨询的资料,中国在线视频社交娱乐直播市场在2021年便达到了2462亿元,并预计将于2027年达到6450亿元。但这个领域早已挤满强劲的对手,除了有斗鱼、虎牙、酷狗直播、酷我聚星、YY直播、映宇宙、一直播等直接竞争者,还包括抖音、快手、微信等大力发展直播业务的玩家。


随着竞争加剧,花房集团面临的压力也在不断变大。


在2022年前5个月,该公司的用户增量、主播总数增量、主播经纪公司增量、月均活跃用户、月均活跃主播等同比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。也是在这个时间段,该公司的付费用户数量及获得打赏的主播同比也有所下降。


除了需要应对增长乏力,大量的法规也对从业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

其中,2022年5月发布的《关于规范网络直播打赏加强未成年人保护的意见》,除了禁止未成年人参与直播打赏,还规范了直播平台的重点功能应用,禁止以打赏额度为唯一排名依据。这无疑会对花房集团等直播平台的运营能力带来更大的考验。


为了吸引和留住用户,这些直播平台也需要不断提供有趣、具吸引力且实用的内容,从而提高用户的观看体验。只是在这个过程中,容易出现不合规的内容,最终导致平台方被处罚。


花房集团坦言,曾屡次因平台上播放不当内容而被政府部门处以共计约10万元的罚款。该公司提醒,没办法保证以后将不会遭受类似监管处罚,如果程度严重,有一些服务可能还会被暂停。


截至2022年5月,花房集团拥有着13.71亿元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。随着后面成功上市,该公司也将获得一轮新的资金,这也将让其在日后的发展和竞争中拥有更多的底气。在未来的规划中,该公司将聚焦产品及服务的多样化和升级,同时加大市场的推广力度,也会投资和收购合适的项目。



合作咨询

投中信息小助理(微信号:ChinaVentureWeixin


扫码下载CVS投中数据

全库免费查看


来源: mp.weixin.qq.com/s/?source_url=https%3A%2F%2Fmp.weixin.qq.com%2Fs%2FjF1FDPPcrbwEiWbT5tCy7w&id=bb484003f4a314df3e06e14b802c37d3

阅读:205403 | 评论:0 | 标签:IPO 直播 自媒体 中国

想收藏或者和大家分享这篇好文章→复制链接地址

“靠直播,周鸿祎即将收获第四个IPO”共有0条留言

发表评论

姓名:

邮箱:

网址:

验证码:

公告

收集各种优质投资、金融、时政的文章,帮助一级/二级投资人做出正确判断,收获α+β收益

标签云